返回顶部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互动 >> 在线访谈 >> 访谈预告
让“塘约道路”在毕节落地生根开花结果(上)
——对话贵州省政协副主席、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(上)
作者:   来源:贵州民族报   发布日期:2017-06-19 15:45   浏览次数:   文章字号:     

让“塘约道路”在毕节落地生根开花结果

——对话贵州省政协副主席、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(上)

访谈嘉宾

周建琨,男,汉族,籍贯河南叶县,出生地贵州贵阳。1960年6月出生,1977年8月参加工作,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。现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,毕节市委书记、毕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、毕节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。十二届贵州省委委员,十一届贵州省政协委员。

主 持 人

刘学文,资深媒体人、策划人,CCTV老故事频道《荣耀中国》栏目出品人、总策划,影响力英才(北京)国际文化发展中心秘书长。

周建琨同志(左二)在威宁自治县调研

2014年6月3日,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遭遇水灾后,6月5日,时任安顺市委书记周建琨视察灾情来到平坝区塘约村,看到塘约村灾情最为严重,当时就问:“死人没有?”得知“没死一个人”,还得知头一天晚上半夜大水从山上下来时,村干部们都赶到地势最低的寨子去帮助疏散群众。周建琨就对村支书左文学说:你这个村子有前途。党支部可以把群众组织起来,成立村合作社!并要左文学记住:政府永远是帮,不是包。党支部也一样,要依靠群众。要发挥群众的内生动力。第三天,6月8日,塘约村合作社正式成立,着手把承包地重新集中起来,统一经营。一个崭新的塘约在黔中大地开始了波澜壮阔的改革。

周建琨说:塘约村在村党组织的领导下,把村民重新组织起来,调动和发挥他们的主动性、积极性和首创精神,发展新型合作经济、壮大集体经济,走共同致富的道路。塘约的成功,关键在党,关键在人。

2017年3月9日,全国两会期间,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参加贵州代表团讨论,在周建琨代表发言时,俞正声同志对塘约道路予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。

5月23日,全国政协在京召开“坚定文化自信,讲好中国故事”专题协商会,俞正声同志再次向与会者介绍《塘约道路》并给予充分肯定。

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多次对周建琨同志说:要把塘约经验带到毕节去。

今年6月8日,是塘约村成立合作社三周年。为此,本报记者特别专访贵州省政协副主席、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。

 

王宏甲以一个作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,写出了《塘约道路》,我发自内心的非常感动。

 

刘学文:尊敬的周书记,今天的塘约为全国所知晓,离不开王宏甲老师的《塘约道路》一书。您是怎么认识王宏甲老师的?他为什么要写《塘约道路》?

周建琨:坦率地讲,王宏甲老师写《塘约道路》是无意中写的,我与王宏甲老师素昧平生,过去没见过面,但我读过他的《人民观》,我从心里非常尊敬王宏甲老师。2015年11月我请他到安顺市给干部讲人民观,我没有想到,一个作家,讲人民观讲得这么深刻,而且通俗易懂。他给我们的干部上了非常生动的一堂课,我们的广大干部对王宏甲老师的报告纷纷点赞。2016年5月,我又请王宏甲老师到安顺,为6个县的干部讲人民观。讲课之余,我请王老师去看看我们的农村,其中他就看了塘约。

实际上,在安顺,比塘约经济发展好的村庄应该还很多,但是王老师对塘约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当时他并没有想写塘约,过了一个多月,王老师打电话给我,说想再看看塘约村,也许可以写点什么。我跟王老师直接说,我不希望你写。我发自内心不希望王老师写。为什么呢?因为报告文学写事必写人,写人就要写到我,我都56岁了,在市县两级干了那么多年,不希望宣传个人,只希望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。后来王老师非常执着,5次到塘约采访,写出了《塘约道路》。

我跟王宏甲老师有过多次交谈,对他的执着、善良、真诚、智慧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接触,非常敬佩,每一次与他交谈都是对我灵魂的一次洗礼。王宏甲老师写《塘约道路》这本书,我们没有提供一分钱的经费,他不图名不图利,他当过八年知青,对农民有深厚感情,对党和事业充满着激情。王老师以一个作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,写出了这本书,所以我发自内心的非常感动。说实在话,我接触的人很多,遇到的作家也很多,但是我这么虔诚、这么认真地听一个人跟我滔滔不绝的讲人民观,这是我多年没有遇到过的。每次跟王宏甲老师交谈,都获得满满的正能量,我们今天的社会就需要有这种正能量。

《塘约道路》有三点重要启发,“塘约道路”为深化农村改革提供了非常鲜活的经验,代表着中国新农村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刘学文:读完《塘约道路》,您觉得这本书对您有些什么启发吗?

周建琨:当然有。有启发,也有共鸣。第一点是,没有中国的农民就没有中国共产党的今天。而我们今天最大的弱势群体是农民,我们对中国农民,特别是对贫困农民怎么让他们走上致富之路,这需要我们党的大力扶持。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深刻体会。

第二,所有的帮扶都只是帮。我们要解决农村的问题,根本的要激发农村和农民的内生动力,这个话是我跟塘约村支书左文学说的。怎么帮都不为过,但是要靠内生的动力,我们要找到一条路,一条能够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的路。2014年6月5日,因为这一场大水我结识了这个村。那天去到这个村的时候,他们说你看这个村里遇到百年一遇的水灾,请求我支持他们把村里的路修好,他们没有跟我要一分钱,没有要一斤粮,要的是怎么把全村的路修好。当时我确实非常感动,像这样善良的农民,我们就是给他们一点帮助,老百姓就把大家组织起来,然后就把自己的路修好,所有的路就恢复了。当时全村妇女、老人齐上阵去修路,因为青壮年外出打工了。所以,我认为所有的帮都是外因,一定要靠内因,这个地方才有生命力和成长性。

第三,一定要加强党的领导。做好农村任何事情,都要有党的坚强领导。只有夯实了基层基础,才能把农民组织起来抱团发展,这在今天中国的农村至关重要。塘约,我认为给我们深化农村改革提供了非常鲜活的经验。

刘学文:您为什么说塘约是最具有成长性、最具有活力的村?

周建琨:今天的塘约村并不是安顺最富裕的村,也不是最漂亮的村,但我一直认为它是最具有成长性、最具有活力的村。我们在塘约已经看到,很多年轻人都回到村里,村里充满着生机,妇女脸上也写着笑意。长年外出打工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,在家务工,虽然收入低一点,但是社会稳定,家庭和谐,充满着生机与和谐。用王宏甲的话来说:我们个人,需要一个精神焕发的人生,国家需要一个精神焕发的国家,农民也需要一个精神焕发的村庄。

今天我们国家在推行新型城镇化,怎么推进?不是人口都往大城市走。新型城镇化是城市让人们生活更美好,农村让人们生活更向往。在安顺的新型城镇化就是“一分三向”,今后农民往哪里去?有三个方向:一是往中心城市去,二是往小县城去,三是往城镇和美丽乡村去。我们把农村的公共服务提高了,把垃圾污水处理好了,把学校、医院配套完善了,广大的农民就不用到城里去,就能在农村实现就地城镇化。

今天的农村,清新的空气,凉爽的天气,这是无价之宝,我们用这“两气”,就可以换来“人气财气”,这样美丽的农村就会充满生机。塘约这样做对城乡统筹,对走新型城镇化道路都是一个积极的探索。所以,我认为塘约是最具有成长性、最具有活力的村,它代表着中国新农村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把农村农民组织起来是顺应了历史潮流,顺应了当前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。

刘学文:您为什么说在农村,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,是顺应了历史,顺应当前农业的需要?

周建琨:我们讲巩固农村集体经济,党中央一直是这么要求的。我们的干部一定要学习宪法规定的农村基本的经济制度。农村基本经济制度是统分结合、双层经营。它是两句话,但我们长期只讲一句话,就是“分”。贵州八山一水一分田,我到安顺工作以后,看了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探索过“顶云经验”的顶云乡,当年“北有小岗,南有顶云”,北面是包产到户,南边是定产到组。我在顶云调研后就反思,顶云的经验教训提醒我们,“一夜越过温饱线、三十年未进富裕门”,为什么? 

贵州顶云曾经响过一声惊雷,但是30多年后许多老百姓还很穷。我看了以后,就在那里召开了安顺市的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现场会。后来,我认真看了毛泽东主席写的《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》这三本书,就一直在思考,我们怎么把群众组织起来,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是统分结合,不是单一的“分”。我们今天和毛泽东同志那个时代比,经济基础发生了巨大变化,过去讲超英赶美,那时候差距多大,今天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我们正在奋力迈向一个现代化的国家。我们的农业,那个时候是在自然经济状况下的农业、传统的农业,而今天的农业是现代的农业、高效的农业,而现代的农业、高效的农业一定是规模化的农业。规模化的农业一定是组织起来的农业,一定是扫除田埂的。我们包产到户就多出了很多田埂,走到哪里都是小块小块的田。现在要扫除田埂,发展规模化、集中化的农业,这一切如果不抱团,不走集体化道路,就不能够把农业搞成现代农业。我们今天站在这么一个历史发展的阶段,必须选择走这么一条路子。所以,我觉得组织起来是顺应了历史潮流,顺应了当前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。

农民的首创精神出来以后,他能不能有持续的动力,需要上级党委去支持他、帮他。

刘学文:当农民的首创精神出来后,作为市委和县委领导,如何当好引导者和推手?

周建琨:塘约村有左文学这样的人,是至关重要的。当然,我去推动,加速了塘约转变的过程。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,就是要去发现,去当推手,推动各项事业发展。

曾经的“顶云经验”,却“三十年未进富裕门”,为什么呢?根子在哪里?根子不在群众,在干部;不在经济基础,在上层建筑。我们农民的首创精神出来以后,他能不能有持续的动力,需要上级党委去支持他、帮他。

我们有些行政部门、有些领导干部,思想教条僵化,不敢突破“惯例”,不敢超越“本本”,导致体制不顺、机制不活。这些年,习近平同志自担任党的总书记以来,开了35次改革会了,就是要扫除在体制机制上对生产力的束缚,根本就是要调整生产关系,推动生产力发展。我们为什么要深化改革?如果很多地方长期无动于衷,就无法充分激发基层一线的创造力。

习近平总书记号召我们要学习毛泽东同志关于党委会的工作方法,我认真地学习了,感到非常亲切。所以,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,是正本清源,组织起来不是歪门邪道,组织起来不是走回头路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当时的改革,近四十年过去了,时代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现在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,是深化改革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说过:“不管怎么改,都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,不能把耕地改少了,不能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,不能把农民的利益损害了。”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,为我们的改革创新指明了方向。我们不能抱守残缺,要在实践中解放思想,通过解放思想来推动鲜活的基层实践。

刘学文:您曾反复学习毛泽东编辑的《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》,您认为这对践行塘约道路有什么意义?

周建琨:塘约经验如何去落实?关键在党,关键在人。我们共产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为了人民,我们闹革命起家,共产党的初衷是为穷人。在今天的和平年代建设时期,还有这么多穷人,就需要我们通过一定的形式把大家组织起来。1956年,毛泽东在《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》(上中下三本)中讲到,中国革命成功,我都没有这么的高兴。编出这三本书,毛泽东为什么说他的高兴程度超过了建立新中国?因为,新中国虽然成立了,但如何使4亿“穷棒子”走上共同致富的道路,这是毛泽东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他看到中国农民走上了共同致富的社会主义道路,这就是给中国农民找到了一条阳光大道。

在今天,这三本书依然闪耀着光辉的思想,依然有很强的现实意义。我在安顺说过,在毛主席那个时代,有很多当时还办不到的事情,在今天我们完全可以办成办好。因为那个时候的中国还很贫穷,还很落后,我们的经济基础非常薄弱。而今天的中国,很多过去想做做不了的事,今天完全可以做到,完全可以实现毛泽东当年的美好愿望。我们当代共产党人应该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干得更好。唯有这样,才无愧于时代,无愧于我们是当代共产党人。

勤于读书,善于学习,是一个领导者必备的品质。

刘学文:无论您在都匀、安顺还是毕节,您在很多会议上都反复强调干部要学会阅读和思考,为什么?

周建琨:我们的干部要学会阅读,要学会思考。只有阅读,人生才会精彩;只有阅读,才能够把工作做得更好。我们今天做很多事,知其然,更要知其所以然;我们今天的变化,变其然,更要变其所以然。为什么塘约它有今天这个变化,因为左文学是一个爱读书、爱思考的人,才有能力带动整个村庄的变化。他曾经种过中药材,养过猪养过牛,他都会买相应的养殖、种植的书来看。他还读《古文观止》。由于爱读书,使他不断从知识领域接受到新事物而不保守。与我交谈,他也能迅速获得理解力。

最近,省委陈敏尔书记在省的深改领导小组会上,在省委常委会会议室,讲了如下几句话:“贵州不缺艰苦奋斗的典型,但是今天缺改革创新的典型。左文学是我见的讲改革讲得最清楚的第一人。”这是省委书记对左文学的高度评价。左文学,一个村干部,他能从书籍中去学习、去吸收营养。他懂得怎么去干,我们的各级干部怎么去阅读,怎么去带好队伍,抓好班子。跟基层的同志既要讲思路,也要讲方法,首先自己要先学一步,才能谋到深处。我很认同王宏甲老师说的:政治,是涉及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大学问。“政”字的含义就是用光明正大的文化去治理社会。有个记者采访王宏甲老师,写过一篇访谈,标题就是:《不读书,无以从政》。振聋发聩啊!勤于读书,善于学习,是一个领导者必备的品质。所以,我无论到哪里,都希望干部要学会阅读,要多读书。

责任编辑:陈晓

主办:毕节市人民政府 承办:毕节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黔ICP备 05000423 号

Copyright @ 2017 www.bijie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毕节市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贵公网安备 52050202001021号

技术支持:泰得科技    访问量: